三明医改见闻:破解“看病贵”是怎么做到的?

来源:新华社编辑: 查看数0评论0

作为民生保障的重头戏之一,医疗体制改革备受关注。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,必须健全幼有所育、学有所教、劳有所得、病有所医、老有所养、住有所居、弱有所扶等方面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。记者近日了解到,三明市持续落实四中全会精神,有效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、医疗卫生资源下沉,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,显著改善看病难、看病贵情况。
  尤溪是三明医改的试验田和先行者。自2012年始,当地逐步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。“我们医院现在是全国治疗费用最便宜的医院之一。”尤溪县总医院党委书记杨孝灯说。
  卫健委《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8年全国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204.3元,人均住院费用6002.2元。而据杨孝灯介绍,尤溪县级公立医院两项费用分别为141.52元和4302.62元。
  他说,作为县域医改试点,尤溪县的经验是从医药切入,带动医疗、医保“三医联动”,逐步破解“看病贵”问题。
  “政府通过实行药品、耗材零差价销售,药品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,遏制药品、耗材价格虚高;医院内部通过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,做到合理用药、合理检查、合理治疗,实现药品、耗材量价齐降。”杨孝灯说。
  过去,“大处方”一直被百姓诟病。对此,尤溪县加强对医院次均门诊和住院费用监管,建立起医保医师数据库,实行医保医师代码管理;执行抗菌药物分级管理制度,医院每月择期公布抗菌药物用量前10名的品规和开具处方的医生。加强输液管理,确定了53种无须输液治疗疾病的目录。
  曾罹患心梗的三明市民王伟说,医改后,医疗服务更好,价格也更便宜了。“2014年,我植入了第一根心脏支架,当时进口支架2.8万元、国产支架1万多元;去年因为心衰,又植入了两根支架,进口的价格已降到1.6万元、国产的价格降到8000多元。”王伟说,常用药品价格也明显下降,比如阿司匹林以前是每盒30元,现在是每盒7元;波立维片从原先的一粒18元下降到13.1元。
  另一位来自尤溪县西城镇玉池村的村民曹祖基表示,自己按照乡镇标准自费5元诊疗费,就享受到县级诊疗服务。
  尤溪县总医院院长胡永兴介绍,医改以来,尤溪县先后6次动态调整5000多项医疗服务价格,并进一步优化医院收入结构,提高医务性收入占比。从药品、耗材挤压出来的价格水分,一部分让利给百姓,另一部分转化为医务性收入,用于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待遇。医保基金则在药品、耗材支出做减法,医院医疗服务项目支出做加法。
  尤溪医改是三明医改的缩影。三明市不断补充医疗资源短板,推进分级诊疗,降低药品耗材流通费用,规范医疗行为,既解决了百姓“看病难”“看病贵”,又保持了医保基金收支平衡。数据显示,改革后,从2012年至2018年,三明市城镇职工医保在抚养比逐年上升的情况下,每年最终结余(含上年结余)都在千万元左右,较前明显提升。
  当前,三明医改已进入“以健康为中心”阶段,从“治已病”向“治未病”推进,对慢性病的管控持续加强。尤溪县总医院成立全民健康管理部,乡镇卫生院则对标成立全民健康管理站,共同促进民众健康。目前,尤溪县域就诊率达90.8%,基层就诊率60.78%。
  据悉,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近日发出“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”,以充分发挥福建省和三明市医改经验的示范、突破、带动作用,推动全国医改向纵深发展。

推荐